社论:慎用公共资源治理宠物服务业

我国社会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多人饲养宠物,推动本地宠物服务业蓬勃发展。宠物店、宠物酒店、宠物美容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相关业者、宠物饲主和关爱动物人士也逐渐形成一股利益团体。我国一方面在治理宠物服务业方面还有进步的空间,但另一方面也要警惕宠物权益的过度膨胀。我国面对人口老化、社会不平等问题加剧的挑战,有限的公共资源须谨慎规划使用。

近日,蔡厝港一家非正规宠物寄宿中心疑似没有照看好顾客的宠物,农粮兽医局和防止虐待动物协会接报上门调查,并带走一些宠物。有饲主找不回宠物而与业者发生冲突,还集体举牌抗议,后来当局证实“失踪”的宠物犬已经死亡并被火化。事件引起关爱动物人士和团体的关注,连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也在面簿发贴文安抚民众。目前,农粮局已逮捕中心负责人协助调查。

对许多没有养宠物的人来说,相较于我国正面对的政治、经济、社会、外交等挑战,这个事件似乎有些小题大作,是宠物界的茶杯里的风波。大部分人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甚至漠不关心。

不过,本地饲养宠物的人确实越来越多,宠物经济正在成形。据农粮局2016年的统计,本地有执照的宠物犬从2006年的4万7000只,增至2015年的6万2000只,兽医诊所从2011年的53所增至2015年的75所。据市场研究机构欧睿国际统计,本地宠物数量在2016年达到82万4600只,相当于六成的住宅里有饲养宠物。在技能创前程个人资源库,受资助的兽医、宠物和动物相关课程就有39项。上网搜寻“宠物照看”“宠物寄宿”,可以找到数以百计的结果。本地还出现了类似爱彼迎的宠物服务中介网站,为饲主和看顾服务者牵线。由此可见,宠物已不是一个人或一家人的事,而是已蔚为社会风尚,并自成一个规模相当的服务业系统。

我国在保护动物福利方面颇有建树,香港在修订动物福利保护法时也曾参考我国的经验。我国国会在2015年修订《动物和飞禽法令》,加强对包括宠物在内的动物保护。农粮局分别在2016年和2017年推出宠物业者版和饲主版的动物福利准则,规定业者和饲主的责任、动物居住环境、动物管理与护理基本准则等,包括不得随意把宠物留在某处、确保宠物居住环境干净又舒适,以及妥善照顾宠物的饮食均衡。虽然不遵守准则不犯法,但若业者和饲主没有遵守准则,还是可能被当局援引相关法律提控。

目前,农粮局只规定宠物店和宠物养殖场必须申请执照,宠物酒店或寄宿中心之类的商业活动不在此列。个人通过网站向饲主提供短期照看宠物的收费服务,也处于管制的灰色地带,尽管业者或看顾者也须遵守《动物和飞禽法令》和动物福利准则。宠物服务中介网站的出现降低了这个行业的门槛,很多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也可以提供宠物寄宿或看顾服务。上述非正规宠物寄宿中心能开门做生意,显然是钻了法律漏洞。

不过,政府是否应该投入开户自助免费领取彩金资源,立法和管制宠物服务业,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养宠物不是影响广泛公共利益的事务,现有法律已足以保障宠物的基本福利,确实没有必要动用开户自助免费领取彩金公共资源。宠物寄宿服务是一种商业行为,饲主有需求,自然应当为宠物负起责任。饲主出国尚且会研究入住的酒店素质,给宠物安排照看服务也应当做足功课,不要在爱狗爱猫住进黑店后才来要求社会买单。

农粮局从今年4月起将重组为新加坡食品局,其原本负责的兽医和动物福利相关业务将归入国家公园局,由一个动物与兽医事务组管辖。如同各行各业,从事宠物服务的业者良莠不齐在所难免,动物与兽医事务组不妨把握契机,为这个行业制定更完善的指导原则,让业者和宠物主都有所依据,进而减少这类让爱猫爱狗者揪心的事端和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