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哈迪经济外交力求务实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日前再度访问日本,为半年前上任以来的第三次。期间,马哈迪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次举行会谈,其中涉及日本即将提供给马国的低息贷款。另外,马哈迪还获即将退位的日本明仁天皇亲自颁授日本最高勋章荣誉,把两国的关系推向又一高峰。

把马日双边关系的高峰形容为“又一”,主要是要强调马哈迪两度主政马国期间,两国全方位关系仍极为融洽。这种密切关系,还得追溯到马哈迪那一辈马国特别是土著元老精英的成长经历。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略东南亚各国,皇军令人发指的暴行罄竹难书,是日本对外历史上永远难以抹掉的污点。但不可否认的,在日本南侵以前,东南亚主要为欧美列强所管辖的殖民地,虽然反殖的思维与斗争向来都有,但尚未能上升至发酵的层次。

对于好一些东南亚的精英来说,日本当年作为一个亚洲国家,竟胆敢发动针对欧美殖民列强(包括殖民菲律宾的美国以及新马一代的英国等)的全面战争,而且初期还轻易获得一连串的重大胜利,对他们来说是个重大的启示,即饱受列强蹂躏的亚洲人可以站起来说不,而且这些前殖民者的实力,也“不过尔尔”。

因此他们在战后便大胆及一鼓作气地从殖民者手中争取独立,而无论是通过流血战争或和平谈判,几乎所有东南亚殖民地,后来都陆续独立了。所以东南亚的土著精英对于近代日本的看法是颇为微妙的。

马哈迪意识形成的年代,即成长在那个动荡的时代。那一代人对于殖民主义深恶痛绝,必欲去之而后快,但他们经历过物资匮乏的考验,也深知即便在独立后,仍然必须维持与欧美列强以及日本等在贸易与经济合作关系的重要性。

马哈迪在多次访谈中提到,他对日本的正面印象,是从他在上世纪60年代首次访日时形成的。他对日本人的细腻工作态度尤其留下深刻印象。他认为日本人普遍具有“羞耻感”,认为在工作上不尽力、工作做得不好是极为羞耻之事。

马哈迪因此认为,马国国力一直没能更快提升,不是因为其国民的天资不够优秀,而是他们的文化素质不够理想,特别是缺乏他所形容的“羞耻感”,不会力求把手上的工作做得尽善尽美,做错了或做不够好也不自觉“羞耻”。

因为这样,马哈迪在80年代初上台后推动所谓的“向东学习”运动,其主要目的就是要马国国民学习当时东亚的几个成功经济体(主要是日本,但也包括韩国等)的工作文化,以更大程度地推动马国的发展潜能。

当时,在日本等国的资助下,大批马国学子赴日本学习其先进科技,连马哈迪的儿子、现任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当时也留日学习。这些当年的留日学员里,有好一些在目前马国的政经领域里,担任位高权重的职位。

而日本(以及欧美等)从之前马哈迪出任贸工部长时,就开始对包括马国在内好几个东南亚国家进行大规模的投资设厂,促使马国从一个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国度,蜕变为一个以工业发展为主导的经济体。而马哈迪一向来所心仪的马国国产车,其实也是在日本的大力辅助与技术转移的情况下取得成功。

先进国家在本区域投资设厂,为区域国家制造许多就业机会以及出口产品的做法,成为马哈迪那一辈所熟悉的国际经济合作模式。即便是需要先进国的贷款,他们所熟悉的是低息(或所谓“软”)贷款的模式,不至于对贷款方造成过重的利息偿还压力。

所以马哈迪再度上台后,第一个访问的非东南亚国家就是日本也不足为奇了。特别是马国新政府发觉国债高筑的情况,比预期中还严重得多,而其中一些国债的利息又颇高,便向之前曾多次提供马国低息贷款的日本求助,要通过日本的低息贷款来偿还高息国债。在经过近半年的谈判后,此所谓的“武士”贷款逐渐谈成。

然而,必须强调的一点是,马哈迪近月来多次寻求日本出手相助,应该不是其特别要在外交政策上显示出“亲日”或“哈日”的态度。马国的经济与外交政策极为现实,除了日本以外,其他各大强国在当前马国经济与政治艰难时期,如果也愿意以马哈迪那一辈所熟悉的模式伸出援手,马国还是会搁置意识形态上的分歧,欣然接受这些援助。

譬如马哈迪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行事作风没有好评,是不争的事实,但如果美国也肯提供如日本般的低息贷款来协助马国偿还国债,相信马方也不会断然拒绝,而是会慎重考虑。

不过,特朗普一意孤行地大搞“美国优先”的经济闭关主义与外交孤立主义,美国应不太会为马国提供类似的贷款。当下国际形势微妙,美国所发起的贸易战,无形中让一些本来充满敌意、冲突几乎一触即发的国家,都能在极短时间内重修旧好,亲密到几乎要全方位搞经济合作的境界。这些国家甚至还谈到要联合起来,在他国投资的经济合作活动。

目前极为需要开户自助免费领取彩金外资的马国,如何能在这股之前难以预想的抱团取暖的趋势里分一杯羹,是马哈迪政府其中一项重大考验。

(作者是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SIIA)高级研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