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农建:切勿误判美国中期选举结果

受美国主流媒体偏好的误导,一些受到特朗普贸易战和关税政策冲击的国家,将特朗普看成是一个反常的政坛异类。他们押宝于美国中期选举,认为民主党的翻盘将牵制甚至扭转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缓解和摆脱贸易战的困局。这很可能是一种误判。

美国中期选举结果揭晓,民主党重新夺回对众议院的控制权,共和党保住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

本次中期选举形同对特朗普执政两年政绩的检验公投:特朗普不在选票上,却等于是在选票上。在选前,一些政治分析家认为,由于美国的三权分立体制,倘若民主党在至少众议院获得多数席位,则特朗普激进的对内对外政策将会受到杯葛和抑制,甚至特朗普本人都可能被弹劾。

特朗普现象的出现,一直以来被主流媒体和世界各国许多政治观察家,看成是一个偶然和一个不合常规的例外。因而特朗普本人也一直被主流媒体和许多的政治评论家污名化、揭丑、嘲笑和抨击。他被看成是一个口无遮拦的、粗痞的、缺乏理智和常识的、出尔反尔的、偏执的、神经错乱的疯子。他撕裂了美国社会,羞辱了盟国,国内国际都被他搞得乌烟瘴气。

其实,从一个宏观的背景来看,特朗普的出现,反映了美国所面临的危机。特朗普并不是制造了分裂和对立的原因,而是他的出现本身就是这种久已存在的社会撕裂的结果。近几十年来,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国家的迅速崛起,经济全球化下财富的东移,持续的对外贸易逆差,资金外流和工厂外迁,日益萎缩的中产阶层,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不断涌入的非法移民,过分强调多元化和平权化所导致的对主体族裔的文化和利益的侵蚀,日益增大的财政赤字和不堪重负的大国责任和国际义务,等等这一切,导致了美国社会的左右两极,在如何拯救国家的政治议题上产生严重的对立。

一方是执迷于“政治正确”的理念教条,以及超级大国的虚幻荣光与担当的左翼政客、主流媒体和名流学者、经济全球化的获益者——华尔街金融大鳄、硅谷高科技巨头和产业外包的跨国大公司,以及那些从开放的移民政策和多元化,以及平权主义获得特别关照的、聚住在东西两岸的群体;另一方是在直觉上感受到了现有“政治正确”理念教条的荒诞和主张“美国优先”的保守政客、传统的商人,和因经济全球化所导致的资本和工作外流,而陷入困顿的内陆地区的广大的原有中产阶层。

在关于特朗普和美国中期选举的问题上,受美国主流媒体的误导,那些受到特朗普贸易战打击的国家,也将特朗普看成是一个偶然出现的、反常的政坛异类,他们押宝于美国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翻盘,认为民主党卷土重来,将牵制甚至扭转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这其实是陷入了一个认识误区。

虽然美国国内的政治对立的局面并没有因中期选举而被打破,没有出现一边倒的局面,但是,特朗普所代表的某些理念,如关于自由贸易、关税、移民控制、减税等等,却逐渐被人所接受。譬如在中美贸易战和关税问题上,民主党人就高度认同和支持特朗普的政策。

仔细观察本次中期选举,就会发现,即便是那些厌恶特朗普的人,他们所否认的已经主要不再是特朗普的政策本身和两年来的政绩,而是厌恶他的个人特质。他不按常理出牌、无视现有规则(宪法、法规、国际条约等)的行事方式、缺乏政治家涵养的粗俗话语、挑起争议的低俗炒作手法、偏执的个性、乖张跋扈的作风和不那么光鲜体面的私生活及过往经历。

即便特朗普个人的政治命运,按反特朗普阵营的愿望,会因中期选举的结果而在未来遭遇糟糕的结局,但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政治保守主义思潮的夭折和美国政治风向的逆转。

美国中期选举结果的意义,不仅仅限于美国国内。由于美国至今仍然拥有的超级大国地位和国际影响力,这也意味着特朗普所代表的对外政策,包括贸易战和关税政策仍然会延续下去。即便未来特朗普本人的政治命运可能出现变化,但特朗普所代表的保守主义思潮,将会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影响美国政治的走向,进而影响国际政治和经济的格局。

对于北京而言,关于此次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对于中美贸易战和中美关系的影响,应当避免一厢情愿。如果说美国民主党的东山再起很可能不会减少,而是会增添北京应对的烦恼,这可能不会有什么奇怪。早在今年3月,美国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就发表声明,支持特朗普的对华强硬政策。

如果说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偏重于关注经济利益,而对人权、民主理念没有那么在意,那么民主党人则除了在贸易问题上与特朗普有相同立场之外,可能“额外地”会在这些理念上纠缠不休,或因注重意识形态对立而甚至更加偏执,也不令人意外。

(作者是中国旅美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