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行之:中国仍须学习如何与世界相处

但愿这一表态不仅是外交辞令,也包含着政治智慧——基辛格倡导“中美共同演进”,首先就是学习如何相处,以增进战略互信,尊重与保障对方核心利益。

不仅中美之间,在国际治理加速变革的当下,世界各国都在观察和试探,如何与特朗普政府掌舵的美国相处,以及如何与中国这一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新兴大国相处。值此国际格局的转捩点上,中国须牢记:国际治理的变革终究会反映“棋手国家”的实力消长,但并不与之同步。欧洲一些国家虽然国力渐蹙,在国际治理中仍掌握很大话语权和影响力。反之,新兴国家希望获得与新实力相称的话语权,希望在构建新秩序中有所作为,也不会一蹴而就,仍需十分的耐心与谨慎。是以,中国还须用心学习如何与世界相处,并共同演进。

40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这得益于改革开放融入全球产业链,以及虚心学习西方先进理念。在提升国力和惠及民生的同时,也为全球经济作出了巨大贡献。时至今日,其经济成功已事实上改变了原有国际秩序。不仅是参与全球产业链重塑,在经贸规则、发展模式、意识形态乃至文化上,也对冷战后的秩序造成冲击,让西方国家感到了压力和焦虑。中国受到许多批评指摘,也由此而来。

首先是经济发展。应该说,中国的经济成功遵守了“游戏规则”,在遵守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和裁决上,中国的表现甚至优于西方一些国家。所谓非市场化、操纵汇率、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输出过剩产能等指责,刻意忽视了中方的努力和成效,不乏苛责甚至欲加之罪。有趣的是,西方指责中国通过非市场化的政策和行为,获取不正当优势;中国社会却认为,经济领域市场化改革尚不到位,恰恰是经济活力、创造力不足的原因,甚至是许多社会问题的症结所在。至少,在市场化改革方向上,双方没有无法调和的对立。

其次是区域合作。不久前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再次受到西方舆论的检视和挑剔。“一带一路”倡议同样饱受质疑,且因马来西亚诸国政局变动等原因,一些合作项目受阻甚至取消,亦落人口实。近期,欧盟、美国相继提出“欧亚互联互通战略”等政策,以对冲“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西方虽然无力更无意支持相关国家改善基础设施,却始终对中国的作为高度警觉。

再次是地缘政治。南中国海问题上,中国不接受所谓的国际仲裁,与东盟(亚细安)国家磋商《南中国海行为准则》并取得重大进展。这让美国与西方国家颇感恼火。近期,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纷纷跑来刷存在感,向中国施压。这不仅是向美国表态,也是表达自身不满——对新兴势力“擅自”制定国际规则难掩失落。

在这些问题上,中国政府和社会应把握好平衡——坚持自身主张与处理国际关系的审慎权衡。譬之人与人相处,即便确实占理,也须顾及他人感受,特别是“房间里的大多数人”。这就是沟通的基础,也是相处的代价。当前国际治理变革中,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即如何接纳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国。这种调试必然是双向的。中国作为后来者,很多时候不得不接受“原始股东”把持较大话语权的现实。

当然,中国与美国、欧盟、日本的合作空间是巨大的。更重要的是,国际合作是多层次、多向度的,多数议题并不是壁垒分明的,比如反对美国关税、支持伊核协议、加强金融合作等领域。另一方面,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对改善国际治理有很多共同的诉求。这就为中国有所作为提供了空间。

中国没必要为讨别人欢心,放弃宣示自身主张,甚至牺牲核心利益。但是,阐述主张应该更讲艺术,确定核心利益尤须审慎。对一些并非迫在眉睫的事情,搁置争议也属智慧之举。作为国际治理的参与者而非颠覆者,中国既须量力而行,负起开户自助免费领取彩金责任,也须谦抑地表达诉求、耐心地积累信任和支持。

中国文化讲求“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反求诸己”,儒家文化推崇“自强不息”“柔以进取”。施诸内政、外交,不亦宜乎!

(作者是吉林省的传播公司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