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元首忽然逊位面面观

上周日晚餐时间,马来西亚国家王宫忽然发出文告,宣布马国最高元首莫哈末五世决定逊位,而且立时生效。

马国元首“看来”即将逊位的传闻,在过去几个星期甚嚣尘上,尤以上周马国各州的统治者忽然召开无须(掌握行政实权的)首相与各州州务大臣陪同出席的非正式会议,这样的非正式会议通常是被认为有重大议题必须齐聚讨论。作为一名时事评论员,我一早就被国内外各大媒体知会,如果马国元首真的逊位,要我及时作出评述。

马国的政治制度仿效以前的殖民宗主国英国,是个君主立宪制国度。马国最高元首与英国女王一样,是个虚位的元首,原则上不应也不能参与或干涉具体的政治运作,而只是有对现任政府“劝告、鼓励与警戒”的权力。这种权力一般上是在每周内阁会议召开前展现,马国首相一般都会先到皇宫觐见元首,向后者私密地汇报最新的国情,然后元首就会给予一些劝告、鼓励或警戒,这些外界一般上是不得而知的。

马国在这方面极为特殊的一点,是国家元首虽然是国王或君主,但却不是世袭的,而是每五年轮任。马国拥有马来传统统治者(尊称为苏丹、拉惹等,也未必所有皆为世袭,起码森美兰州的严端(该州最高统治者的称号),也是由当地大土酋互选出来。马国九个州属现任统治者都拥有出任元首的资格,他们每五年依照各州轮任的不成文规定,互选出一位来担任最高元首,在位五年后卸任前,再选另一位元首,如欲再任则须等到“下一轮”方能再被互选出来,之前吉打苏丹就曾两度出任元首。

当年英国殖民当局在离开马国前,之所以做出如此独特的宪制设计,主要是考虑到马国终归还是一个联邦,如果独尊其中一州的王室为国家元首,可能不利于各州之间的团结,所以才有轮任元首的宪制安排。在世上尚有君主的国家里,最接近如此轮任元首的是中东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不过该国的元首是终身的,要驾崩后才再由大酋长互选,而不是像马国这样是有任期限制。

莫哈末是吉兰丹的苏丹,在2016年底就任马国元首,距今不过两年,还未到五年任期的一半,因此他选择在当下逊位,当然令人相当不解。

而国家王宫的文告里,也未提及他逊位的真正原因,这更引起马国国内外各界的议论纷纷。在这方面,应该至少有两个系列的事态进展,虽未能说是他逊位的具体原因,但应该是有关联的一些因素。

其一是莫哈末两个多月前已正式请病假,没有出席各项官方活动。期间,世界各大小媒体纷纷做出图文并茂的报道,特别是指他已在外国迎娶一位如花似玉、来自一世界超级强国的前选美冠军佳丽。不过,国家王宫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任何正式通告。

其实,马国各州统治者迎娶外国人为后妃,已不是新鲜事儿,如盛传会出任下任最高元首的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其母后即为英国裔;而当下的署理最高元首霹雳苏丹纳兹林沙的夫人,也是一位英马混血儿,她的父亲还是一位我所相识的、在马国执业的英国律师。一般上,只要他们的后妃皈依伊斯兰、恪守各种宫廷礼仪,还是受到子民的爱戴。

当然,假如一位王后之前还当过性感模特儿,其一些旧“工作”照片仍然在民间广为流传的话,在社会风气仍然保守的马国,民众会有怎样的反应,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正因如此,80多年前英王爱德华八世逊位成为温莎公爵,那件“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著名事迹,近日才会在马国重演。

近月来与马国原任元首莫哈末五世有关的另一系列事态发展,应该从去年马国大选投票日(509)发生史无前例执政党轮替的当晚说起。马国宪法中有一段与其他英联邦国家颇为相似的规定,即在大选过后,元首可邀请“在他看来”在国会下议院里获得过半议员支持的议员出任首相,并组织新一届的政府(主要是排出新的内阁成员名单)。

一般上,在选举结果胜负明显、两边对立阵营壁垒鲜明的情况下,元首会邀请赢得下议院里过半议席的政党或政党联盟的领袖出任首相。但在结果不明朗、阵营归属不清楚的情况下,元首就会行使斟酌权了。在509之前,当时不获准注册成为正式政党联盟的希望联盟,已经先在内部作出决定,并且公告天下,如获胜的话,就推举马哈迪为首相,而希盟里的所有四个成员党,也取巧地共用人民公正党的蓝眼党徽来出战大选,以在选民心中制造齐心拼搏的形象。

在509当晚(其实是第二天凌晨),希盟在蓝眼标志下赢得近半的国会下议院议席,一举击败执政超过半世纪的国阵。然而,在当时的元首看来,理论上赢得大多数议席的是公正党,故也就顺理成章地邀请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而非马哈迪出任首相。

据说后来经过好一番的证明(议员支持态度)、解释后,马哈迪才得以在次日深夜宣誓就任首相。如此是否产生了一些心结,时时彩注册送88元网站难以揣测,但过后马哈迪的顾问即公开政府每年对王室的高额补贴详情。至于马哈迪在上一任时与吉兰丹王室的一些风风雨雨,就更不得而知了。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如果正如预期出任下一任元首,他与马哈迪之间的互动令人高度关注。一方面,马哈迪当年曾以柔佛已故老苏丹的一些行为为理由来修宪削减王权,如王室不再享有刑事豁免权等。另一方面,在509前后,马哈迪与柔佛王室之间也公开交锋过。倒是当下署理马国元首的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我常遇到他在吉隆坡双峰塔里的书店看书买书,为子民起到良好的榜样。

(作者是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SIIA)高级研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