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中国“智库”的迷惘

举世瞩目的中美贸易战,自去年3月拉开帷幕,夏天正式开打,目前已进入到最后谈判或摊牌阶段。中国方面的众多“智库”在这一重大历史过程中表现如何,颇值得反思总结一番。

所谓智库,指的是由有关专家所组成的方针与政策研究机构,对政府的决策过程提供咨询和建议,其研究成果或报告往往定位于学术和新闻视角之间。值得指出的是,智库与政府的情报机构虽有业务交集,但性质和功能有显著不同。

譬如以美国为例,情报机构(如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等等)隶属于政府部门,其主要作用是向决策首脑机关搜集、汇总和提供情报,情报机构有时也会对情报做出战术分析判断。

但从战略层面上的情报信息处理、政策咨询建议,主要是由自主中立的智库组织(如兰德公司,哈德逊研究所等)来研究完成的。自主中立一向被认为是智库品质的一个重要特征和保障,因为政府部门由于权力附属的关系,有时难免会出现迎合上意、人云亦云的误差和误判。

中国的智库设置与组织架构,明显与美国有别,也不时有观察报道指出,中国的智库长期在“政治正确”与“实事求是”两者间挣扎,即做到政治正确,却可能误导正确决策;而做到实事求是,又可能有违政治正确。

这也直接导致了中国智库的有效作用和功能降低,其知己知彼的思维,兼容并包的风格,智慧敢言的能力,都随之大打折扣。观察迄今为止中美贸易战的过程,中国智库的表现就显得不尽人意,亟待克服坐井观天、束手无策、恼羞成怒等几大弊病。

2018年3月特朗普政府酝酿中美贸易战前后,中国当时的舆论和智库,都明显还沉醉在一片“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综合国力最强的‘世界第一’”“厉害了,我的国”,以及“美国只是甩狠话而已,不敢真打贸易战”等一厢情愿之中。笔者当时曾在《联合早报》发表《中国还号不准美国的脉》一文,也算是对此种昏乱的一种警醒。

去年夏天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后,中国的舆论和智库先是鼓吹“无论小打大打,一概奉陪到底”等强硬口号,但在美国处罚中兴公司事件出来后,中方智库又陷入一片不知所措、束手无策的状态,关键时刻鲜有方略,坐视中美贸易战持续蔓延扩大。

去年10月初美国副总统彭斯代表官方发表了对中美关系重新定位的讲话,到了12月初中美首脑会晤虽同意重启贸易谈判,但却是在美国对中国最后通牒的框架下进行。在这期间,仍少见中国智库的新思维新对策,反倒似乎转向了恼羞成怒,理性衰落。

譬如去年底有一个中国军方智库的公开发言,开场说是要以“形式逻辑的方法”来讲问题,但一看细节却是难圆其说。该发言称“美国最怕死人。时时彩注册送88元网站击沉它一艘航母,让它伤亡5000人,击沉两艘,伤亡1万人”“如果网络全面开放了,时时彩注册送88元网站的网络安全、时时彩注册送88元网站的意识形态安全怎么保障?”,并且称美国总统本人是“奸商、老无赖”。

以上言论,显然难以经得起逻辑的推敲和反驳,也缺乏职业智库的水准和道义,这里就不赘言逐一指出了。该发言还称“目前美国上下对中国充满了一种战略焦虑”,不知依据为何?笔者为此曾询问了一名美国智库的资深研究员,对方听后哈哈大笑,称与其说是焦虑,还不如说是叹息。即美国原本以开放的胸怀,正面的期待,广泛的合作来处理中美关系,但现在看来,在中美之间可能又要重复一遍“冷战”了,不少人为历史进程的如此徘徊挫折扼腕叹息。

中国军方智库的发言还反复提问:“美国到底怕什么”?而与笔者谈话的美国智库研究员的回答显得意味深长:“美国丝毫不惧一个更像苏联的中国,但将敬畏一个更像美国的中国。”

(作者是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