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彰显的玫瑰湖 ——塞内加尔见闻

在玫瑰湖畔兜售手工艺品的妇女。
非洲女性最爱敷用乳木果润肤霜。
价贱如土的盐。
湖畔野趣。
采盐人世世苦。
偷得浮生半刻闲。
在烈日之下采盐,是极端辛苦的营生。
湖水里附在木桩上的盐粒。
瞧,木桩上的盐粒多厚啊!

这玫瑰湖,是有个性、有脾气的,它刻意透过不同的色泽来展示心情的转变。它既是桀骜不驯的,又是我行我素的,没有人可以左右或控制它的颜色。

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

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椭圆形的湖泊,就安安静静地卧在金色的沙漠里。站在湖畔的我,看着眼前苍老的蓝色,惊诧与失望,兼而有之。就好像是风风火火地驾着跑车,但却不明不白地驶进了一条瘦瘦的死胡同内;空落落的心,一时竟找不到依托之处。

玫瑰湖(Rose Lake)坐落于塞内加尔(Senagal),离开首都达喀尔(Dakar)大约35公里。这天的太阳,如水晶般清澈,把大地照得透亮。车子驶向玫瑰湖时,心里的快乐显山露水。曾不只一次,在摄影集和画册中看过“玫瑰湖”的彩色照片,湖水呈娇艳的粉红色,是青春正茂的玫瑰花瓣集体溶解于水的颜色;那种世间罕见的美丽啊,令人疯狂。然而,眼前的“玫瑰湖”,和照片显现的,和我所臆想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满湖俱是郁闷的蓝色,风来,波澜不起,好像已经死去百年了。

从事旅游业多年的亚德米幽默地表示,这玫瑰湖,是有个性、有脾气的,它刻意透过不同的色泽来展示心情的转变。它既是桀骜不驯的,又是我行我素的,没有人可以左右或控制它的颜色。他进一步指出,6月是塞内加尔的雨季,对大地深具感情的玫瑰湖,担心雨季会影响农民的生活作息,因此,呈现出暗沉沉的蓝色,显示了它心情的抑郁。

哦,原来我是来不得其时呀!

不断变幻的色泽

从自然界的角度探讨,深度只有1米左右的玫瑰湖,含盐量惊人,每公升最高竟然可达380克(一般上,每公升海水的含盐量仅仅32克)。由于阳光和湖中大量的嗜盐微生物和丰富的矿物质产生化学反应,每年12月到次年1月,湖水会展示出醉人的粉红色;然而,随着旱季和雨季的更替,湖中的含盐量会发生变化,色泽也因此变幻不定,蓝色、绿色、紫色、褐色、深红色,不一而足。亚德米每年多次在不同的月份到玫瑰湖来,见证了玫瑰湖截然不同的变化。

说话富于韵味的他,满脸陶醉地说道:“深红色最震撼,像火狂烈地在水中燃烧,一直、一直烧,烧到了你灵魂深处,你简直可以听到灵魂的尖叫声哪!”

含盐量奇高的玫瑰湖,就和死海一样,人在上面,是无论如何也沉不下去的。

当地流传一则笑话,有一对来自美国的夫妇来此游玩,发生了激烈的口角,丈夫一气之下,把不谙泳术的妻子猛地抛进湖里,企图谋杀她,然而,妻子却只是轻轻地掉落在湖面上,浮卧在那儿,和他大眼瞪小眼……嘿嘿,这风情万种的玫瑰湖,居然也具备了“救人”的菩萨心肠哪!

我和日胜泛舟于寂寂无人的湖上,湖水沉甸甸的,船夫划得很吃力。我注意到湖面上这里那里有着一根根浮出水面的木桩,向船夫探询,他停下小舟,用力把木桩拉上来。啊,原来是“盐棒子”呢!由于玫瑰湖的含盐量实在太高了,采盐人家只要把木桩插进湖水里,什么也不必做,过了两三个月,瘦瘦的木桩就会变成胖胖的“盐棒子”了。当然,这是“懒人”的作业方式,在平常的日子,湖面上总挤挤迫迫地停满了采盐的小舟,采盐者站在船上,以铁枝击碎凝结在湖底的盐晶块,再跳下水去,用篓子把盐块捞起,盛上来,以沥水晒干的方式制盐。每一艘船可以载大约500公斤的盐,每天工作六七个小时,每一个采盐人每天大约可以采集1000公斤的盐。一切纯人工,没有抑赖任何机械的帮助。

丰润的乳木果美容霜

亚德米告诉我,采盐工人每天必须站在齐腰深的湖水里捞盐,而长期浸在浓度如此高的盐水里,皮肤会受腐蚀,为了保护皮肤,采盐工人在工作之前,一定得用乳木果的油脂涂满全身。有趣的是,塞内加尔许多家庭主妇都会制作这种润肤霜——她们将乳木果捣碎,放进水里煮,久煮之后,水面会浮起一层厚厚的油。这层油冷却了,便成了润肤霜了。它不但是采盐工人的护肤恩物,在塞内加尔和其他一些西非国家,初生婴儿、孩童、成年男女都用它,因此,许多西非人都有着润滑紧实的皮肤,不论白天晚上,看上去都熠熠发亮的;而且,他们看起来都比实龄年轻。到当地的集市去逛,我便常常看到摊贩出售大块大块的乳木果油脂,乍看以为是奶酪,后来才知道是当地百姓都爱敷用的美容霜。

在水里采盐,是非常累人的体力活,塞内加尔 95 % 居民信奉伊斯兰教,6月是回教徒的斋戒月,在白天戒食、戒水的情况下,体力不济,因此,他们在这个特殊的月份里,暂停采盐的工作,所以,整个湖面才出现空无一人的异象。

尽管湖面寂寥,可是,湖畔却是一片喧嚣。

同一条藤上的苦瓜

工人所采集的盐,在岸边堆积成一堆堆盐山,白得耀眼。慷慨的阳光洋洋洒洒地铺满了大地,工人就在狠毒的阳光底下,手执锹子,用力地把盐铲出来,放进布袋里,小袋者25公斤,大袋者50公斤。由于阳光猖獗,盐又是白色的,折射出来的光,会伤害眼睛,所以,工人全都必须戴上墨镜。

盐分两种,细盐用以烹饪,粗盐用途较广,可以用来腌制食品、制作保健品和美容膜;此外,冬季来临时,还可助以用来清除门前积雪。玫瑰湖的盐,予取予求,产量丰富,每年都大量出口到欧洲和非洲其他国家。

盐的售价不是固定的,视需求而定。以目前的市价来说,25公斤一大包盐,才售 1500 西非法郎(约3.70新元)。耕耘如此辛苦,收获却如此微薄;大家都说捕鱼人家世世苦,看来,采盐人家也是同一条藤上的苦瓜啊!

具有“玫瑰湖情意结”的亚德米神采飞扬地说,由玫瑰湖采集而得的盐,味道绝对比其他地方好,他说,别处的盐是死咸的,可玫瑰湖的盐却是内蕴甜味的,甚至,还散发着一股隐隐约约的香气哪!亚德米的话当然是无可辩驳的,因为浓厚的乡情往往会影响味蕾。

现在,让塞内加尔人担心的是,地球气温不断恶化,这个面积只有3平方公里的咸水湖受到了恶性影响,正在慢慢地、逐渐地萎缩。

亚德米忧心忡忡地说:“时时彩注册送88元网站正一寸一寸地失去这个宝贵已极的湖,但是,大家都束手无策。”

啊,是不是得不到善待的地球慢慢地在显露它的脾气,把那些让人惊艳的自然景致一点一点地收回去呢?

是不是啊?

热词 :

塞内加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