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向卡车司机索“小费” 叉车员索贿判坐牢

被告赵玉村的案件定本月31日进行审前会议。(海峡时报)

被告被派到布罗弯的集装箱堆场工作后开始向卡车司机收钱,没给钱的卡车司机就得排队“慢慢等”。

向每名卡车司机索贿1角钱到一元,一天收取7元到10元,一名中国籍叉车操作员两年多內共收取4872元5角,结果付出坐牢代价,也得“吐出”贿金。

被告陈子良(47岁)昨天承认企图索贿一元和在一段长时间内索贿等两项控状,法官判他坐牢两个月,并得缴付相等于贿金数额的罚金。

由于贪污调查局突击检查时,没收两个一元的银角,扣除这两块钱,被告的罚金数额为4870元5角。

被告于2008年1月到去年3月间,受雇于经营集装箱中转站的Cogent Container Depot私人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客户提供集装箱储存服务。

2016年2月1日,被告被派去布罗弯的集装箱堆场担任叉车操作员,在卡车司机前来领取或归还集装箱时,负责操作叉车将集装箱装卸上卡车。

案情显示,被告被派到布罗弯的集装箱堆场工作后开始向卡车司机收钱,没给钱的卡车司机就得排队“慢慢等”。卡车司机一般会把1角到一元的银角放在被告操作的叉车的挡泥板上。

根据公司规定,叉车操作员必须迅速装卸集装箱,他们不准向卡车司机收钱。基于安全理由,集装箱堆场交通繁忙,叉车操作员不准与卡车司机交谈,卡车司机也不能下车走向叉车操作员。

尽管如此,被告从2016年2月1日到2018年3月12日之间,估计每天向卡车司机收取7元到10元,总共收取了4872元5角的贿金。

去年3月12日,贪污调查局当场捉到被告向两名卡车司机共收取两元,即两个一元银角。两元当场被没收。

被告声称不知触法

控方说,被告的职责是迅速将集装箱装卸上卡车,但他却要卡车司机给钱,否则拖慢速度,助长了贪污文化。

控方重申,凡贪污罪行,判刑的主要考量是阻慑作用。

被告没有律师,他声称不知那样做是犯法的,为自己的无知道歉,请求法官轻判。

被告的同事赵玉村(43岁)也涉案被控一项在2013年9月到去年3月间索贿控状。他对控状上的日期有异议,法官因此没让他认罪,案展本月31日进行审前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