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互有胜负 民粹主义最大赢家

明报社评

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重夺众议院控制权,总统特朗普在内政方面难免受到较多掣肘,然而民主党期盼的“蓝色浪潮”并未出现,共和党保住参议院,议席还见进帐。表面看,这次选举结果一如预期,两党各有得失,特朗普和民主党均找到理由自称胜利,然而实际上民粹主义才是最大赢家。今次选举见证共和党拥抱右翼民粹路线,俨然变成“特朗普党”,至于民主党也有倒向经济民粹主义之势,美国政治生态出现根本变化,民粹主义、保护主义不易回头,中美贸易摩擦难望缓解。

加码减税趋渺茫

经济影响难断言

美国总统所属政党,在国会中期选举输多赢少,今次亦不例外。众议院选举,民主党进帐27席,重夺控制权,过去两年共和党独掌府会(政府与国会)局面告终。今次选战适逢中美贸易战,观乎艾奥瓦等农业大州选战结果,中国向美国农产品等开征关税,对共和党似乎有一些影响,艾奥瓦4个众院选区,3个落入民主党手中,其中两个“由红变蓝”,惟艾奥瓦共和党州长成功连任,相信要多等一年半载,始能肯定中方关税措施有否击中特朗普政治要害。

不少投资者认为,府会两党互相制衡有利经济,不过实际影响仍需拭目以待。特朗普上台后,推出减税万亿美元等措施狂谷经济和股市,更将股市表现列为自己的政绩。随着减税刺激效力逐步消失,加上中美贸易战等因素,明年美国经济可能回软,特朗普需为2020年连任筹谋,当然想推出“减税2.0”,再为经济股市注入兴奋剂,然而民主党众议院肯定不会轻易放行。不过换个角度看,“减税2.0”机会转趋渺茫,美国经济过热风险下降,联储局加息步伐或会放慢,也有机会利好股市。来年美国经济不明朗因素增加,走势暂难断言,唯一肯定是倘若美国经济回软,特朗普一定会归咎民主党拖后腿,妨碍他“令美国再度强大”。

这次选举被视为对特朗普的公投。重夺众院是民主党首要目标,现在愿望达成,当然算是凯旋而归,多名女将表现出色,亦反映特朗普歧视女性言论惹来政治反弹。不过民主党未能掀起“蓝色浪潮”(蓝色代表民主党),反而输掉参议院两个议席,多场瞩目州长大战,民主党候选人在俄亥俄、佛州和得州都饮恨,“向南挺进”铩羽而归。选举前,特朗普前往多个在2016年大选支持他的州份,为共和党参议院候选人拉票,策略相当成功,成为共和党参院报捷关键,惟从另一角度看,过去一年美国经济强劲、失业率极低,共和党仍然无法保住众议院,民主党候选人总得票比共和党多出约8个百分点,这对特朗普来说亦难言光彩。

共和党变特朗普党

民主党趋经济民粹

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高举“美国优先”旗帜,大打贸易保护主义和反移民牌,赢得保守白人男性和蓝领支持,得以入主白宫,标志美国民粹主义抬头。中期选举结果显示,这股民粹狂潮不仅未有减退,反而进一步蔓延,于美国政治落地生根,在可见将来都没有消退之势。共和党在参议院选战成绩超出预期,靠的是特朗普帮手箍紧保守白人选票,以及在选前大打反移民牌。选举结果反映特朗普基本盘更见稳固,随着共和党多名温和派众议院候选人落败,共和党实际已变得愈来愈似“特朗普党”。

民主党方面,不少候选人政纲都有左翼民粹色彩,诸如支持全民医保、大幅扩大社会安全网、显着上调联邦最低工资,以及减免大学学费等。今次选举,民主党在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辛等中西部“铁锈带”均取得佳绩。上述3州有大量白人蓝领选民,是两年前特朗普胜选的关键州份,惟今回民主党成功在3州连夺州长和参议院议席,重建“蓝色城墙”。多名在“铁锈带”胜出的民主党候选人,都强调自己是进步派候选人,部分直接高举经济民粹主义旗帜。凡此种种,均反映美国民粹主义方兴未艾。民主党一些进步派声音甚至认为,要在2020年大选胜出,必须以经济民粹路线对抗特朗普右翼民粹,单靠“彩虹联盟”团结女性和多元族群选票不足争胜。

民粹主义最危险之处是过度简化问题,以为斗倒“人民公敌”就有出路,结果药石乱投,加剧社会内耗。美国素来抗拒社会主义路线,左翼民粹要突围,一定比右翼民粹困难。未来两年民主党内部路线斗争势将更为激烈,不过打击特朗普始终是民主党首务。民主党势将就“通俄门”等风波向特朗普穷追猛打,甚至启动弹劾程序,惟对特朗普来说,民主党此举可能正中下怀,让他有机会煽动支持者怒火,巩固自己票源,美国社会将更见对立分化。民主党除了就减税、移民等内政议题跟特朗普对着干,外交方面也可能要求白宫对俄罗斯、朝鲜等国家更为强硬,至于贸易问题,特别是中美贸易纠纷方面,两党立场接近,白宫对华政策不会有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