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车市衰退与贸易大战暂休兵

工商时报社论

特朗普与习近平达成贸易战停火协议,双方考量了极为复杂的政治、军事与经济因素,其中,汽车市场的衰退是迫使特朗普放软,无法进一步启动惩罚性关税的重要关键因素。大国之间的角力固然是全方位的霸权之争,但是任何政权都必须以经济发展为第一优先,无法蛮干,在这次双方的停战谈判中再次获得证明。

根据本报报道,交通部公路总局监理所公布台湾11月汽车新领牌照统计,新车领牌数为3.6万辆,与去年11月相较,衰退10.9%,累计前11个月的新车领牌总数为39.31万辆,也比去年同期减少2.3%。车市衰退是全面性的,不只五大国产品牌的销售量衰退,整体进口车也同步走跌,热门的宾士、马自达同样未能幸免。

由于已届年底,市场预估今年全年汽车销售量大约在43.6万辆,比去年的44.5万辆约少1万辆,终结了连续两年的汽车多头市场,不过仍然处于历史高峰区。

台湾只是全球汽车市场的一个小环节,44万辆的销售量,只占今年全球预估9700万辆的4.5%,有趣的是,台湾车市衰退的趋势却与美国、中国这两大市场亦步亦趋,虽然美国景气复苏、中国则反向处于结构调整期,车市走向却一致衰退,汽车市场似乎正是“全球化”的一个重要指标,也证明了贸易保护主义寸步难行的事实,在全球贸易环环相扣的产业架构下,任何国家想要关起门来自己自足,必然付出昂贵的代价。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CAAM)公布的统计,今年10月大陆乘用车销售量只有204.7万辆,与去年10月相较,暴减13%;累计前10个月销售1930.4万辆,较去年同期的累计数量也减少了1%,大陆媒体用“中国车市正经历26年来最严重的衰退”来报道这个警讯。

由于大陆汽车市场有“金九银十”的季节性因素,今年在9、10两月却在传统旺季出现逆势大衰退,必须要有重大政策才能扭转强大的衰退压力,即使11、12两月车商强力促销,加上政府优惠政策的刺激,也只能期待全年小幅衰退或是持平。汽车厂在大陆是由地方政府主导,却也是从东北到西南,攸关各省市经济荣枯与社会安全的核心产业,中央在面对特朗普的贸易战争中,必须正视汽车市场寒风冷冽的事实,必须纾解庞大的生产、销售、以及消费者的焦虑。

美国因为通用汽车今年更改统计揭露方式,不再公布每月汽车销售量,因此无法与按月公布销量的大陆相比较。但是,龙头大厂福特汽车在11月的乘用车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大跌19.5%,近年获得消费者青睐、相较于小轿车较为抗跌的休旅车(SUV),销量也同步衰退4.9%,日本车厂如丰田、日产、本田也同样缴出衰退的红色成绩单,即使没有通用汽车的数字,也可以清楚看到美国汽车市场正在承受比大陆更为痛苦的衰退寒风。

更令人担忧的警讯也来自通用汽车,这家美国汽车龙头在11月底正式通告将要裁撤1万4千名员工,其中包括四分之一的非生产线经理人,裁员优退的对象主要是年资12年以上的资深员工,大裁员的主要原因是关闭北美5个汽车生产工厂。通用汽车显然正藉着汽车市场的衰退,同时推动剧烈的企业转型,公司推出新的企业愿景:“零车祸、零排放、零塞车”(Zero Crashes, Zero Emissions, Zero Congestion),显然是要快速将公司调整至电动、自驾的转型大计。

之前信誓旦旦,摆足高姿态的特朗普,在阿根廷的习川会中突然放软,关键的因素之一,就是必须挽救美国快速衰退中的汽车市场,特朗普希望中国与欧洲能够调降关税,刺激美国汽车的出口,来缓和国内衰退的压力,更重要的是,如果惩罚性关税再往上加,美国制造与进口车价都将暴增10%以上,不只会压垮已经衰退的车市,甚至会压垮特朗普政权。因此在习川会中要求中国调降对美国进口汽车的关税,更在会谈之后不久,随即发推特宣布“中国已同意降低和取消对美国制汽车课征40%的关税税率”。

除了汽车之外,黄豆也在这次中美谈和扮演了重要角色,美国农业部(USDA)最近公布的统计显示,从10月起算的2018/19农业行销年度,前7个星期美国黄豆销往中国暴跌97%,仅有740万蒲式耳(bushels),去年同期是2.39亿蒲式耳,前年是2.11亿蒲式耳。在美国期中选举之前停买大豆,明显是对特朗普政权的一个强烈警告,带给特朗普的政治压力自然不可小觑。

贸易大战从针锋相对突然转为和缓,而且是在汽车与大豆这样的民生用品上找到和解的桥梁,时时彩注册送88元网站看到“拼经济”还是所有政权的根本,即使是特朗普、习近平这样政治挂帅的强势领导人,面临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必须低头寻求和解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