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沉默中生代 恐迎来新生代接班

九合一大选过后,蔡英文为败选辞去民进党主席,党内立委李俊俋登高一呼“中生代接班”,蔡总统也力挺。然而,党内中生代的发言,却无人表态参选,也无人提出未来民进党路线是否修正,及面对未来时局的具体做法,中生代接班沦为一句毫无内容的空话。

走过二○○八年下台的民进党,如今的民进党,早已培养一批中生代,不若当年被打趴的惨状,但选后迄今,多的是放话,不是阻挡有意参选者,就是争相走避,中生代接班成了空包弹,无人有意承担大局。

民进党新主席,任务极为艰钜,挑战也不少,权力之大,无人能及,手握总统及立委提名权,同时担负总统及立委辅选,为何乏人问津?显然各派系和党内要角,都还在观察分析选后态势,思考将自身利益极大化,却把整个党的危机意识先搁置在一旁。

但无人有意表态的局面,其实不难理解。因为未来的新主席,必须得厘清几件事,党主席与总统的分工是什么?党与总统的权力关系是什么?党主席的实权有多少?谁才具有立委提名最终决定权?

上述的问题,蔡总统有必要先回答,有意参选党主席的人,也可主动抛出想法,将问题放上台面,让党内充分讨论。然而,被视为未来接班梯队的中生代,却没有人敢正面回应这些问题。

民进党此次选举,确实是惨败,但这样的局面,考验的不光是蔡总统本身,也是对中生代必须面对的课题,然而,党内中生代现在呈现的,多的是顾虑派系利益或个人未来,毕竟未来新党主席的任期有限,但若能承担起重任,将可成为未来正式的领导班底,否则,接下来就会是新生代接班,中生代恐怕被扫进历史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