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退群”:欧佩克面临前所未有生存危机

作者:邹志强

来源:新京报

12月3日,卡塔尔突然宣布将在2019年1月1日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这一突然“退群”的消息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卡塔尔能源部长萨阿德·卡比表示,卡塔尔在评估了提升其国际地位和长期战略后决定退出欧佩克,并特别强调此举完全是出于“技术和战略”考量,并非出于“政治”动机。

卡塔尔退出欧佩克难说与“政治”无关

虽然特意在声明中进行了否认,但卡塔尔此举不可能真的与“政治”无关。2017年6月,以沙特为首的多个阿拉伯国家与卡塔尔断交,危机至今没有解决,面对沙特等国的外交围堵,看似弱小的卡塔尔一直没有屈服并寻求反击的机会。

而沙特在欧佩克中一直处于领导核心地位,欧佩克也是沙特发挥全球影响力的重要抓手。如今在两国彻底闹翻的情况下,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可视为对沙特的一种反击,提升了沙特领导欧佩克达成协议的难度,为处于多事之秋的沙特进一步“添堵”。

卡塔尔当日早间才将退出决定告知欧佩克,显然并未提前与沙特或其他成员国“打招呼”。从去年断交危机时的“被退群”,到现在的主动“退群”,也反映了卡塔尔对自身国际环境与外交政策认知的新变化。

同时,卡塔尔退出欧佩克也确有技术考量。一方面,退出后将不用再遵守欧佩克的相关协议,卡塔尔由此有了更大的能源政策选择余地。

另一方面,正如卡方所说,希望将来集中精力进行天然气开发。卡塔尔石油储量和产量均十分有限,但天然气储量却极其丰富。面积只有1.1万平方公里的卡塔尔天然气储量高达24.5万亿立方米,占全球总储量的13%,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排在全球第三位,更是全球第一大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

正是依靠天然气资源,卡塔尔成为中东最为富裕的“土豪”国家,也为其“小国大外交”增添了无穷的底气。卡塔尔计划未来几年里将天然气产量从每年的7700万吨增加到1亿吨以上,退出欧佩克使之可以集中精力巩固其在全球天然气市场中的优势地位。

卡塔尔退出欧佩克更具象征意义

从影响来看,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具有多重象征意义。

首先,由于卡塔尔石油储产量十分有限,其退出欧佩克在市场或技术层面上对国际能源格局以及欧佩克自身的影响微乎其微,或者说仅具象征意义。

卡塔尔是欧佩克成员国中面积最小和人口最少的国家,其已探明原油储量约为252亿桶,原油出口量约60万桶/日,储量和产量均不及沙特的十分之一,在欧佩克成员国中排在第11位,仅占欧佩克和全球原油产量的2%和0.6%。

其次,卡塔尔突然“退群”对于影响力持续走弱的欧佩克带来了潜在打击。1960年成立的欧佩克在国际能源市场拥有巨大影响力,但近年来在全球能源格局的结构性变迁中,其影响力不断下降。外部受到多方挤压,不得不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进行深度合作,打造“OPEC+”模式;内部受到日趋严重的地缘政治与国家利益之争的影响,政策协调难度日益加大。

沙特与伊朗的尖锐对立就是突出表现,而沙卡冲突更加剧了欧佩克的内部危机。俄罗斯与沙特两国领导人刚刚在G20峰会上达成延长减产协议的共识,在此关键时刻,卡塔尔的“退群”举动为欧佩克的政策走向蒙上了一层阴影。加之曾有报道称,沙特可能考虑解散欧佩克,这使欧佩克当前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最后,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反映了海湾阿拉伯国家内部矛盾的持续深化。长期以来,海湾阿拉伯君主国由于历史文化、政治制度、经济基础等具有高度相似性而结成了共同体,并组成了海合会,在政治、安全、能源等各个领域抱团取暖,构成中东地缘政治和全球能源政治格局中的重要板块。

而由于沙卡的利益冲突与断交危机持续得不到解决,海湾阿拉伯国家内部矛盾日益公开化,导致海合会及其他合作机制名存实亡,海湾地区地缘政治格局呈现出解构与重组趋势。

此次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反映出海湾内部矛盾的进一步外溢和扩大趋势,其地缘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可能更为深远。

(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