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只能对两制说不?

作者:王铭义

习近平对推进两岸和平统一进程提出“习五条”主张,倡议探索“两制”台湾方案,引发台湾蓝绿政党广泛议论。蔡英文既不承认九二共识,更反对一国两制;吴敦义则说一国两制甚难获得台湾多数民意支持。应对北京提出“民主协商”建议,台湾只能对“两制”说不?

探索“两制”台湾方案,虽是“习五条”倡议的政策焦点,事实上,2014年9月26日习近平在会见新同盟会、新党等统派团体时就曾强调:“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充分吸收两岸各界意见和建议,是能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利益的安排。

习近平当时祭出“一国两制”的时机,正值新中国成立65周年前夕,两岸发展进程正受到“反服贸运动”的冲击。习近平这次在2020台湾大选前抛出探索台湾方案的倡议,应在测试蓝绿政党候选人的两岸政见,并驱动台湾各界尽早面对两岸政治分歧,谋求协商解决之道。

依据邓小平创建“一国两制”最初的构想:在国家统一的前提下,国家的主体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同时在台湾、港澳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长期不变,享有高度自治权。历史与事实证明,香港1997、澳门1999相继完成主权移交,并开始实施“一国两制”体制。

从中英、中葡谈判港澳主权移交,以至香港、澳门特区实施一国两制以来,历任总统以及历任陆委会主委,不分蓝绿统独,都曾代表执政当局声明反对以“一国两制”模式处理两岸关系。

长期以来,蓝绿政党的立场始终排拒以“一国两制”模式套用在两岸关系,并反对北京以香港模式“垂范台湾”,核心论述是:两岸关系本质既不是殖民地回归,更不是主权移交,也不接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下的“两制”安排。但这些政治分歧与认知差异,并没有阻碍两岸交流与合作,务实保留协商解决的空间。

“习五条”根据“70载两岸关系发展历程的历史定论”,倡议探索两制台湾方案,在程序上保留了“平等协商”的弹性空间,在操作上则提出各政党、各界别“民主协商”的建议,现阶段只是北京率先提出具体倡议,后续关键进程仍在两岸之间“怎么协商”、“谁来协商”、“什么是制度性安排”等实际问题。

两岸问题,经纬万端。独派杯葛谈判有时只是策略性操作,能拖就拖,或选票考量;大陆倡议谈判有时也不是为了即刻解决难题,而是为了发展战略机遇期的长远布局。尤其,所谓“台湾方案”的创新提法,实质内涵、实践程序为何,目前仍是提出原则与方向的阐述阶段,蓝绿政党实应审慎评估,务实接招。

“习五条”有些语法展现习近平特有的北方风格。他说,两岸同胞是一家人,两岸的事是两岸同胞的家里事,当然也应该由家里人商量着办。这种诉诸两岸中国人同根同源、民族情感的软性表述方式,应是有利于长期维系两岸和平大局,深化两岸融合发展的善意与基础。

40年前,大陆改革开放,倡议和平统一,台湾是亚洲四小龙,经贸实力雄厚,有底气,有条件说不。40年后,形移势易,此消彼长,两岸交流密切,经贸依存日增,国际形势诡谲多变,面对大陆倡议探索两制台湾方案,蓝绿政党除了说不,消极抵制,以拖待变,难道就不能提出自己对两岸和平愿景的主张与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