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贞昌“不可能的任务”

中时社论

棒球赛进入第9局上,蔡总统大幅落后,不容再失分,但投手坚持下场。退无可退的压力下,勉强由苏贞昌回锅组阁,刚走下投手板的赖清德期待苏揆是“终结者”,带领民进党逆转胜。然而,新内阁未登场就被在野党讥讽为“败选内阁”,是“失败者联盟”。苏贞昌内阁究竟将逆转胜,或失败到底,他最多只有6个月时间证明自己的本领。

在野党对“败选内阁”的讥讽并非无理,由九合一选举落选者组阁,对胜选者行使政策主导权及中央补助款分配权,不但逻辑错乱,外界也将张大眼睛,检验苏内阁如何理顺府院及蓝营执政县市的关系,同时面对明年选举压力,苏内阁还得因应党内派系资源争夺与路线的拉扯,只有快速且准确地回应民意,才能终止民进党败象,更不容政策暴投、失误连连,而被对手一轮强打,“终结者”反而被终结。

对这次组阁,府方定调是“中生代接棒、稳定财经、发展经济”,希望政务推动无缝接轨、施政人民有感。苏揆也引用英国前首相邱吉尔的说法:“胜利并非终点,失败也非末日”,以邱吉尔二战后高龄二度出任首相,做出亮丽成绩为榜样,要带领团队卷起袖子回应民意,接上地气。

苏揆和当年任陆委会主委的蔡总统曾有许多芥蒂,还因总统初选失和在媒体前演出极尴尬的拜会秀,面对明年总统及立委大选,仅1年多的超短期限,两人能放下前嫌,在民进党危急时刻共同承担,共患难的风度不容易。

然而,蔡总统上任不满3年,已三度更换阁揆,耗损率为历任总统之冠。显见即使有立法院多数席次完全执政的优势,赖揆对总统的配合度亦高,但面对在野党和媒体与网络的监督,蔡政府整体运作不顺畅、政策摇摆、党籍立委各吹各调,始终是隐患。未来应避免再发生“红包之乱”的类似事件,只因蔡总统一个简单的希望,内阁未经慎重咨询与规划,就推出“急行军”式的执行方案。蔡总统作为总指挥,必须和主投苏揆建立默契,不能让内阁再演出政策发夹弯。

苏揆、副院长陈其迈、交通部长林佳龙都是九合一败选的市长参选人,看来民进党人才库已枯竭,在蔡总统全力拼2020胜选的目标下,派系平衡是她内阁改组的首要考量,只好让败选老面孔回朝。人民希望拼经济,蔡总统却在拼连任。

行政院掌握预算分配权与地方补助款,行政院会固定邀请六都市长列席,院会动见观瞻,苏内阁必须应对好新北市长侯友宜、高雄市长韩国瑜及台中市长卢秀燕等人争取建设或预算的压力。行政院在“落选者联盟”与“当选者联盟”之间如何合理分配资源大饼,外界势必放大检视。

立法院朝野立委问政的炮火和辛辣度,将随着改选压力的逼近而更加劲爆。民间团体的施压和网友的酸文浪潮,也会一波波袭来。挺同婚立场明确的苏揆在反同公投案通过,大法官提出应制定专法的解释下,同婚立法将于5月24日到期,苏揆将面临加速立法的压力和挺同团体的反弹。

两度与高雄市长擦身而过的陈其迈,败选后透过直播与粉丝互动,人气不减反升,获延揽担任苏揆副手,虽然攀上政治事业高峰,但副院长必须协调行政、立法两院关系,被视为“英派”的陈其迈如何争取党内最大派系新潮流的合作,将是头一道考验。

新任交通部长林佳龙曾提出“大台中山手线计划”等争议性交通建设计划,未来在立法院得面临国民党立委逼问,是否坚持兑现自己的政见,不惜和在选战中击败他的卢秀燕对抗?前瞻建设经费,朝野立委也会上演焦土争夺热战,林佳龙如何闯过立院丛林,如何回应客运业放宽七休一后的驾驶怒火、计程车生存困境等,都是一道道棘手的难题。

苏揆如何在外界不看好下短期内做出成绩,将是汤姆克鲁斯最新一部《不可能的任务》。